書畫家二維碼,掃一掃查詢更便捷
2020年
當前位置: 首頁 » 藝術評論 » 書畫評論 » 正文

國展評委談國展實戰技巧(二)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8-11-16  瀏覽次數:85
核心提示:李雙陽談國展  我就從實戰方麵給大家講比較實用的東西,我認為對於國展來說,實用的東西會更可貴。  從內容的選擇上,主要針
李雙陽談國展

  我就從實戰方麵給大家講比較實用的東西,我認為對於國展來說,實用的東西會更可貴。

  從內容的選擇上,主要針對不同的形式的作品,,書寫內容要根據形式來確定。寫一些生僻的內容還是比較好的,不要因為你寫的內容一下子就被評委看出來,這裏麵哪個字掉了,哪一個字錯了,很多小孩子都能背誦的唐詩,大家最好不要寫。我們寫小字,用手劄式和手卷,特別是後麵加條幅,拚接的這種形式,現在非常多,也是現在小字書寫的一種常規模式。

  對於內容的選擇,我認為平常在寫二王一路手劄時候,最好不要抄寫唐詩,唐詩的用詞太過精煉,每個字的獨立性比較強,像古人經常書寫的那種口語化的字不是太多,建議大家抄寫書論和畫論,這是比較常規的做法,還有抄寫清代的詩話,比如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袁枚的《隨園詩話》,還有《容齋筆記》等,還有就是可以寫一些自己的學書體會或者創作感言,這樣一來,如果是文字通暢的話,評委很難去挑你的毛病。

  另外現代的短消息文化業可以加以運用,比如朋友之間交流的短信也可以作為書寫的內容,當然不能公開的短信就不要寫,以免出現什麽短信門事件,影響不好。寫一寫常規的短信就好。

  至於手紮式也是我們在書寫當中,常規的表現手法,對內容的選擇,選擇的餘地和空間還是比較大的,最大的弊病就是從眾心理,我認為我們現在這個時代的短消息文化還是比較發達的。

  寫大字的條幅,一般寫古典詩詞的比較多,如果你自己擅長創作詩詞的話,也可以寫自己的東西,還有抄古代詩歌的時候,避免抄唐詩。你可以抄寫一些宋人的詩歌,明清的,評委從來也沒有看到過,也來不及給你看看你裏麵有沒有錯別字什麽的,都沒有問題,最怕的就是那些被人選爛了的詩歌。

  對於尺寸,還是要按照規矩來確定,小字條幅,它的形式還是比較好的。行草的落款用小楷,作為題跋或者釋文等,可以讓人家看出你的傳統功力,這樣很容易得到評委的一票,我認為對作品形式尺寸的運用上,還是小一點為好,比如不足一米八的,你可以給它加個頭,用篆書或者用漢碑去寫也可以,作品可以更加精致,也可以讓老師幫你寫一下,都不算是抄襲或者代筆,還是錦上添花的事情。

  還有對聯內容的選擇,對聯在國展中,入選率不是很高,但是真正寫得好的,也是能夠入選的。對於六尺對開的宣紙,現在最多寫七言的。你也可以寫得寬鬆的,比如六尺對開寫五言的,寫得精彩的話,也能夠打動評委。或者你寫經典的四言楹聯也是可以的。大字對聯要增加作品的感染力,不要用很熟宣去寫,用磨的墨,過夜的宿墨,增加墨色的豐富性,增加視覺衝擊力,效果會更好。

  常規的形式方麵,你具有一定書寫能力的時候,對這個形式的把握,還是要懂腦筋的,如果你能夠設計出一種和大家不一樣的書寫形式,而且更加具有可觀性的話,在展覽也許能跳出來,這也是一個問題。現在很多形式大家都在按部就班,在作品集中尋找別人用過的形式,這是一種從眾心理。你能否設計出一種很高雅,又和別人不一樣的形式,大家要思考。首先這種形式的設計和紙張的選擇有很大的關係,現在很多人寫字,首先是到紙行去選擇紙,我覺得這也是備戰的狀態,這就是所謂的“三軍打仗,糧草先行”,先把該準備的要準備好,對作品形式的設計,我認為和色彩是分不開的。色彩的運用我建議大家不要太雜,把大紅和大綠的放在一起,這種效果是不好的,非常俗,怎樣感受他的過渡式,這是我們對傳統審美的一種形式在起作用,比如我們平時用深咖啡和淺咖啡之間的過渡,都是非常雅的。很多時候,我們的作品寫好了,就是一個半成品,大家對於色彩的追求上,做舊也是一種方法,有時候做不好,就把作品給做懷了,所以我們對這個顏料的選擇也是很重要的,你做之前一定要拿同類型的紙張色彩進行比對,做完等它幹了之後,是你自己要追求的那種效果,你就可以這樣去做,不然你一幅作品已經寫得很滿意了,最後因為色彩沒有做好,把作品弄壞了,就很可惜了。這種情況在我們身上也經常發生過。所以對對色彩進行比對,試驗,就像打預防針一樣,先試皮看看皮膚是否過敏一樣,對於色彩的一種追求,大家可以大膽地去做。我曾經做過一項就像古書那種很深沉的紫羅蘭顏色,我覺得這種非常好,也做過,就是做的不太均勻,但是,它要分幾次來做,在把握的過程中要注意,不能太深,也不能太淺,對於這個度的把握一定要把握好,因為它的顏色是很特別的。

  對於常規的形式,你在書寫的時候,手頭功夫非常好,水平對於入展應該沒有問題,你就可以寫個條幅,你可以體現你筆墨本體技法放在第一位。於自己的書法風格追求,我認為也是可以的,在大家都用色彩的時候,你用一張白紙,反而顯得更加純潔,還有人在書寫的時候,寫寫對聯,中間落款的對聯,這種形式很多評委都不太認可的,你還是把款寫在左邊下麵比較好。或者你上聯落右款,下聯落左款,這樣也可以。如果落款在中間,是不符合對聯的傳統形式傳承的,避免評委的不認可,在形式上不被認可,大家要避免一下。

  還有一種常規的形式,是把六尺整張裁成四條屏。因為寫四條屏的不多,大家都認為這種紙太窄了,但是你一行寫兩行,三行也都是可以的,中間加一條牙條,比如紫羅蘭色的沿條,也可以的,這樣的四條屏會很跳,我覺得大家可以嚐試一下。

  還有就是幾塊拚起來的,也是常規的,大家可以給它來點變化,也就是尺寸要用足,像邊上可以加一條其他的色紙,一般情況下,可以用鐵篆寫,但是在身邊寫鐵線篆的人比較少,在我的工作室裏麵有一個女學員,她以前從來沒有寫過篆書,更是沒有寫過鐵線篆,後來我讓她寫李斯的《嶧山刻石》,李陽冰的《三墳記》,他大概就用了三個月去去寫鐵線篆就如國展了,我覺得這也是一種方法,而且鐵線篆的練習,可以說是作為一種基本元素的書寫,自能夠讓我風格有所突破。在下半年學習的和時候,我就給她找了一個風格突破,定位在《中山王》,讓她把那些尖刻的東西給它去掉了,還是寫得勻稱,字的線條接近《中山王》,結構也是偏長的。但是線條是用粉鉛寫,那種線條才好控製,而且寫出來的線條有沙沙的感覺,不像有些人寫篆書寫得很實,用鐵線篆寫,線條有點沙沙,蒼勁的感覺,非常好,在空間布局的時候,比如寫“日”字的時候,我讓她兩邊都空著,所以效果非常好,大家對篆書的的學習,像厚甜老師說的,每一種書體的學習,它都有一個共同性,為什麽要給固定和分開。寫好篆書,特別是寫好鐵線篆,對我們未來來說,在某種程度,特別是些草書的線條幫助非常大。如果你想把懷素的《自敘帖》寫好的話,假如你之前寫過小篆,然後再來寫的時候,會很容易上手,我們對書法的理解,書法的本源還是來源於篆書,準確地說,是來源於小篆。

  常規的選手,我覺得還是以本體來選擇,但是對於大家給自己一個判斷的時候,在入選作品800件至1200件的時候,大家要動一下腦筋,我覺得在同等條件下,形式好的肯定占優勢。比如你寫大草的時候,如果小楷寫得好的話,可以多增加一些款,前麵的序言和後麵的跋文,多用小楷去表現,這樣讓人覺得你的作品當中用動有靜,大開大合,就像我們看齊白石的寫意,花卉,很精致放在一起的搭配。所以有的人寫了一麵牆的大字,他配成圖片的時候,必須要有參照,比如要站著一個人,才能顯示出作品的大,所以說,需要有襯托。但是假如你小楷寫得不好的時候,就不要畫蛇添足了,一定要在你小楷和大草都寫得非常好的情況下才能借助於這種形式。

  還有就是說能不能寫這種大的鬥方,或者是大的鬥方,兩張拚起來,也可以,我覺得六尺的話,如果兩張拚起來,效果可能不太好,還不如一張,如果你能夠在方正之間把你所要表達的筆墨情趣,章法的形式,色彩的搭配能夠做好的話,我相信這種鬥方在展覽之中也會很少的,也可以作為其中的一種作品形式,可能會起到很好的效果。

  還有就是作品當中拍照的問題,如果是要拍照,能不能托好,因為托好的作品和沒有托好的作品,那種效果是不一樣的,這都是大家在思考的一個問題,我認為應該是可以托的,如果不可以托的話,選擇加工好的粉宣紙,可能會占優勢,還有就是說,大家在不敢托的時候,你的作品應該讓裝裱師上一下牆,水托一下,不在下麵一托層紙,然後你用一個管子卷起來寄出去,這樣保護你作品的平整度,來達到最佳的拍攝效果。

  第三個我來講一個對作品度的把握,剛才劉恒老師也說過了,從某種角度上,既然是大家投票選出來的作品,往往帶有一種作品審美的共性,特別個性的作品,或者寫得非常富有個性的作品,一般都很難得到多票,就是我們在書寫的時候,就是書法和其他藝術門類還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對傳統有著很大的依賴性,而且他依賴於漢字,它的載體還是漢字,所以評委看你的字,第一樣是看你的什麽呢?看有沒有傳統,你一看就是寫二王的,寫書譜的,基本的筆法技法表現都沒有問題,這樣的作品,在保證入展的情況下,你才有可能獲獎。所以對度的把握很難,所以大家在對作品書寫的時候,之前要有一個判斷,我應該強化哪一點。我們平常在寫作品的時候,在表現上放得開,經常書寫的時候,對筆法有一種弱化的現象,不過分地去表現那種鐵畫銀鉤,提按等表現得很到位,自己對抽象書法的追求的時候,更多是對技巧的一種弱化。

  對於作品度的把握,我認為,從某種角度來說,就是一種經驗,也就是說你的作品符不符合這樣一種評選機製的,作品對共性的一種把握,我們更多是展覽的共性基礎之上,才會去發揮自己的一點個性的東西,展覽作品,往往對於共性的表現上,要更多一些,更多的是要表現你對傳統書法共性的一種理解,和對技法的一種展現,這種情況下,作品可能更受歡迎,更多的時候,你以某一種帖作為某一種參照,這種形式可能會在投票機製上,得到評委的喜好,相對的成功率比較高。所以經常我看到獲獎作品的時候,總會覺得有一些獲獎的作品還不如入展的作品,這種情況非常正常,評委投票選出來的作品,往往是比較把握這種審美的普遍性,不代表一種最高端的普遍性。

  另外是大家對書體,還有書寫的風格上,我覺得這個展覽,以後可以往多元化,全能化的方向發展,比如集中書體,我都投,就像這個體操一樣,每個項目都能夠參加,也能夠得到名次,這個書法,我覺得大家要建議中國書協也要改變一下,就是每個書體我都投,比如楷書入展了,草書也入展了,我認為可以不取消這個體製,這種評審機製,可能對大家對書體多元化的發展,我認為會起到積極的作用。



劉恒老師談國展

  很多朋友都不是第一次參加全國性的書法展覽了,對於全國書法展的情況也都比較了解,現在的情況是,搞稿的作者越來越多,展覽的競爭性越來越強,現在全國展覽的一個單項展覽,隨隨便便一投稿都是一萬五以上,有的接近一萬七一萬八以上,在全國性的綜合展覽中,可能都要幾萬件,可是展覽的參展的數量總是有限,九屆國展在廣州可能展出了一千多件,那麽這次展覽分了上海和廣西兩個展區,按書體分,分區的展覽為作者們的投稿提供一個多投的機會,一會你投廣西的,一會你投上海的,你投多少次稿,還是一次性的評選。現在分了兩個地方,有的作者準備上海這邊也投,廣西這邊也投,可能又要創新記錄,對於我們這些作者來說,參展的競爭性非常激烈,一次展覽是對自己從事書法的一個檢閱,但是也抱一個平常的心態,幾萬人投稿,可能到最後一千件甚至幾百件入選,但是也不能說,落選的就一定比入選的要差,事實上每次展覽,也都有相當一部分,水平已經達到了入選的水平線上,但是也都沒有上,這和作者的水平,評選中的方式和運氣都有一定的關係,所以我覺得,作為我們的作者來說,要保持一個平常的心態,把我們平時的水平充分地體現出來,把這個作為自己書法學習的一次檢驗的機會。這次十屆國展,可能大家看了征稿啟事,有幾個和以往不太一樣的說明,我們這些作者可能在創作的過程,要加以注意。

  1、 以往都是八尺的,尺寸的的規定不是那麽嚴格,這次規定得比較死,高是一百八十公分,寬是97公分,這就是我們平常用的六尺宣紙的尺寸,也就是說,高和寬都不能超過六尺宣紙,以往會有一些作者通過一些方式,比如四條屏,超長的條幅,在展廳裏麵有一種氣勢,一種比較吸引人的感覺,這次恐怕比較難了,也很少會有人用六尺以下的作品去投稿,可是超過六尺主辦方又不接受,這次作品有可能像日本人辦的展覽,統一尺寸,很可能是這樣的而一個結果。

  2、 可能在作者的書寫技巧上,要求得比較細致。因為盡管我們現在的展覽,對於作品形式的設計,包括裝飾,花樣很多,紙張的顏色也在考慮之內,其實評委看了作品的形式之後,最終還是要看你的書寫水平,還要看你書法的藝術價值的高低,除了尺寸的限製,還有一個新的規定。

  3、不要長卷,冊頁,也就是隻能是中堂,條幅,對聯,或者是小方塊的拚接,對於以往擅長寫冊頁和手卷的作者來說,是一個限製,我看現在的作品也是花樣很多,有的作者,如果長卷不讓投,他可以截成幾節,拚湊起來,也是一種形式,但是和長卷的效果還是不太一樣,這就需要我們作者在創作裏麵如何適應這種限製,盡可能發揮自己的水準,這次可能還有一個評選辦法。

  4、初評的時候,可能要用照片來評選,收稿單位都要準備好數碼相機,作品寄到的時候,都要為作品先拍照,然後放在電腦裏,統一打印出來,初評就是要看看這些作者的初評作品來決定,這個方式在今年上半年安徽書協和中國書協合辦的“鄧石如獎”已經用過了,他們是由作者自己拍照出來,但是效果還是差不多,大字的作品拍一張就夠了,要是小字作品,要拍整張的,還要拍攝局部的,所以對於作品的整體視覺感要求更高,現在彩色打印出來,就像一個作品集一樣,一頁一頁拆開,那麽對於有顏色的紙張,對於形式上設計別出心裁的作品,會有一些優勢。如果用一張白紙拍出來,效果可能要弱了一些,所以對於作者對新的評選要求,都要適應,也有有新的想法。當然從最終的結果來看,評委最後還是要關注到你的書寫能力,還有技巧的運用。現在我們全國書法,已經形成了一個在創作上,書風相對比較穩定的一種狀況。
  首要的,我感覺要以傳統保持比較密切的傳統,所謂傳統無非是曆朝曆代比較著名的書法家的作品,或者是經典的碑刻,法帖,占主流的,其實評委在評選的過程中,判斷作品的第一個印象,第一個依據往往是看你這個作品和傳統經典的聯係有多少,所以相對來說,在麵目上,對名家風格,經典作品內靠攏一些,是十分必要的。

  當然有些優秀的作者,成熟的風格,像洪厚甜和李雙陽兩位老師,他們經常在國展中獲獎,達到這個水平的作者,當然他個人的風格可以更加強烈,更加自我,但是作為初次投稿,或者對入選的把握還不是很大的時候,要和傳統拉近距離,和傳統那些優秀作品的風格,要靠攏一下,這也是一個有效的辦法。但是具體還要看你做的怎麽樣。

  這次既然對作品的尺度有要求,那麽我們再對作品的細節上,可能就要做得精到,細致,特別是擅長寫小字的作者,比如寫小行草和小楷的作者,要把自己書寫的技巧發揮得更充分一點,在作品中,一定要做到有一種流動的感覺,虛實的對比。書法的練習是長期的,技巧也是很豐富的,但是落實到一件作品,特別是在展覽裏麵,要處理好的關係,說來也簡單,雖然說每個風風格都不一樣,但是要找出它們的規律,其實也很簡單,也就是對立統一的關係的把握,比如書寫的速度,點畫的質量,包括墨色濃淡,幹枯的對比。字的大小,聚散之間的關係,實際上我們現在的書法進入到創作的觀念裏麵去,實際上是受到展覽的需要,也受美術作品的影響,對古人來說,沒有什麽展覽,都是平常創作過程中的一種積累,要寫什麽內容,也像抄書一樣寫出來了,他也不會想到我這個作品要展示,掛在那裏給人家看,一般自己寫的東西都是留起來送人或者自己欣賞的,沒有這種創作的概念。

  古代有很多經典作品,就是不經意寫出來,但是我們現在的作品都是為了某個展覽,為了某種場合的展示,而專門書寫,自然而然就引進了創作這個觀念,除了要體現自己平常的技巧以外,他很重要的一個就是書寫之前的這種設計,除了用紙顏色,尺寸的安排,裝飾的安排之外,還包括我要寫的內容,在尺寸裏麵如何安排,哪些字是要用濃墨寫,寫到哪些字的時候要變成飛白,甚至一行裏麵要出現一種幹筆,破鋒寫出來的效果的,他所有東西都是事先設計好的,然後再先要小樣設計好,再放大,落實在作品裏麵,所以在這樣的創作過程裏麵,案頭工作要做得更細致一些,除了我們自己在家裏關門動腦筋之外,恐怕也還要同道之間的交流,作品集的交流,但是現在作品的製作方式,其實也很難說是一種創新。

  其實是古代博物館裏麵那些東西的樣子,主要染成舊的黃的等舊的顏色,然後把古代一些作品的裝裱方式,運用拚貼手段,再現在我們現在的作品上,還要就是多運用印章,當然也有現代設計因素在裏麵,不過我感覺多數還是在模仿古代經典上麵,所以我們在設置作品的時候,不妨搜集一些這樣一些因素。至於說到你個人水平,是不是因為設計水平高就能提升多少,我想對作品的提高是幫助的,但是最終還是要靠你書寫的水平來決定,在各種展覽中,某種風格比較多,比如二王和晚明的,比較多,學習古代無名書家的殘值紙,寫經的也很多,當然作者首先要根據你自己的優勢,平時的練習,學習,看看你擅長什麽,看看適當的調整,主要避開這種熱門,否則的話,風格上和別人撞車,或者在風格上走的是一條比較熱門的路的話,競爭性會更激烈,因為評委們評選作品的和時候,他頭腦裏也會有這樣一種自覺或者不自覺的感受,一種風格比較多的時候,對作品的要求就要更加嚴格,比如一屋子掛的都是學王鐸的,那邊有一個掛董其昌風格的,他對標準可能會有所調整,對於那種看得多的作品,要求比較嚴格。

  前幾天在其他省參加活動的時候,曾經有作者問我,是不是寫二王的行草,就容易入選,我說也未必,因為我們看到最後入展的那些作品裏麵,比如說有500件,60件的都是寫二王的風格,你如果參加評選,你就會發現,可能來的一萬件裏麵,就有兩千件都是這樣,對於這類作者來說,他入選的幾率,可能要比其他作者還要難,還要小,我們看到一個展覽,某些形式,風格太多,其實就是因為這一類的投稿太多了,所以有眼光選擇能力,還是要在風格上有所規避。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書體上,比如前些年有的展覽,在隸書上,有一種比較熱門的一種麵目,我最近參加了幾個市的評選,我聽到了一些評委的議論,最終的結果的討論,顯示出來是因為大家對這種東西已經有了一種審美的疲勞,一種厭倦的心理,太多了,這種風氣不宜提倡,這種主要表現在隸書和篆書,主要是大篆,寫經文的作品,比較細心的作者會發現,前段時間的大賽,對這類數量入選的作品,已經開始減少,比如寫隸書,現在就要鼓勵大家老實去寫漢碑,隸書還是要寫得厚重,嚴謹為好,不太鼓勵把隸書寫得飛揚跋扈,個性比較強烈,因為隸書篆書在筆法和結構上有比較多的約束,你過於強烈的變化,導致它本身因素的丟失,讓人感覺到這不是隸書,也不是篆書,當然作為藝術創作,都有這種發揮,選擇的追求,但是作為評委來說,對於新的作者,他的要求還是要按照基本的要求去評選,不會一上來就鼓勵個性張揚,突出,這些作者他是在模仿以往這些評委,或者已經成為名家的書法家的麵目,但是你要知道,有一些個性比較突出的作品,他開始寫,成名的時候得到認可,以後再去寫的話,這些因素,我想大家在準備作品的時候,都要考慮到。

  書寫的內容也要注意,雖然現在對於書法藝術有不同的理解,也有一些比較極端的,認為書法寫得好看就可以,內容可以不考慮,甚至文字的對錯都可以忽略,但是在中國書法家協會舉辦的展覽裏麵,文字內容,可讀性,內容的選擇,一直沒有被忽視,特別是文字的使用上,寫篆書,篆法要對,寫草書,草法要對,這是非常重視的,書法藝術發展到現在,在我們的欣賞習慣裏麵,書法的文字內容也沒有被忽視,所以我們在選擇書法文字內容上也要注意,一個是書體風格要協調,再次要避免那些比較熟的內容,比如寫小楷,一上來就是《嶽陽樓記》,《滕王閣序》和《前後赤壁賦》,這已經成為書法界的老三篇了,有的時候評委打開一看,又是這個內容,其實他一上來還沒有看你的字,評委對你作品的第一印象就有所減弱了,包括你寫對聯,也要選擇一些新鮮的內容。

  再有,就是我剛才說的,對於字形的把握,比如你寫篆書的,要保證每個字都有來曆,把它查清楚了,草法更要注意準確,可能在以往的作品中,那種小字,殷桃這麽大的,寫冊頁等可能評委來不及去查,評委不會去查,但是你如果寫大字的時候,如果進入到入選,評選的程序之後,基本上都要要求評委把這些作品從頭到尾讀一遍,這個時候你如果有明顯的錯字,落字,被看出來,都會受到影響。上次有一個全國性的展覽,我去參加評選,以往有一個多次入選的作者,他這次的作品也寫得很精彩,六尺的,草書寫得很精彩,結果被人家推薦出來進入獲獎圈的時候,就被人發現這個作品寫掉了一個字,還有就是寫顛倒的一個詞語,可能是草書寫得興起的時候沒有注意,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就沒有進入到獲獎圈,我們從古代書法的情況來分析,掉一兩個字是難免的,補助一下,都是刻意,但是寫顛倒了詞的意思就有所改變了,那麽最後評委對這件作品是否進入獲獎圈的時候,我還是同意,結果最多的還是不同意,可見大家對於文字上的錯誤,紕漏,失誤還是比較在意,所以我們在創作作品的和死後要細心點,事先把要創作的作品內容進行核實。費了很大的勁,最後因為這一點紕漏被取消資格,那相當遺憾。

  為了避免遺憾,我們把工作做在前麵,這也促使我們這些搞書法的作者,平時注意積累自己文學,美學等方麵的文化修養,其實搞書法的人,多讀書,多讀古人的詩文,對於提高自己審美的能力,對傳統文化的認識,反過來落實到你的作品,這個對你的作品來說,是一個支撐,同時通過這種閱讀和學習,也使你在對文字內容的選擇上,眼光更加開闊,選取的範圍更廣泛,評委在初評的時候,比較注意第一眼的效果。進入初評的時候,假如你有幸通過了,那麽評委就要關注到你問些書協水平的能力的高低,初評這一關,這裏麵的運氣實在很和總要,評委要在一兩秒之內判斷你這個作品行還是不行,除了有對你這個作品的第一印象之外,他還有很多其他的因素受到影響,比如他前麵看到的幾件作品就會有很大的影響,比如他前麵看到的幾件作品都比你還差,就算你是一個中等的水平,你也就過去了,如果你前麵的作品都是非常優秀的,你在這裏麵雖然比一般還要高一些,但是很不幸,你還是會落選的。所以入選展覽,跟我們的努力有關,但是也要有運氣在裏麵。我們碰到這樣一個事情,一個作者的作品,掛的位置非常顯眼,結果有的評委就閑著沒事坐在這邊喝水,一眼看到那件作品,發現他裏麵有一個錯字,馬上就提出來,因為它太顯眼了,假如掛在角落裏麵,可能沒有人注意到這個錯字,看一樣,風格差不多,一投票可能就過去了,所以這個運氣。偶然因素可能會起到一些作用,所以大家對這個結果啊,也要坦然,理解,畢竟這麽多人寫字,寫好字的人非常多,不必要因為一次或者兩次的失敗,就對書法的選擇,或者在追求中產生懷疑,還要堅持自己的理想。

  還有的作者就懷疑,是不是認識幾個評委,就能夠有好的結果,哪個評委會幫你忙,幫你做工作,你就有優勢,我想十年前,二十年前可能會發生,現在幾乎是不可能的,中國書協現在對於評委的管理非常嚴格,絕對比足球比賽的評委的管理嚴格得多,在現場,評委之間是不能交頭接耳說話的,要各自看各自的,你一說,那邊監審組就會警告你,你還想不想當評委啊,所以說對評委的要求非常嚴。

  再有一個,評委幾十個人,二三十個人,除非你這個作者認識所有評委,那個評委還有時間去看作者的名字,其他很多評委是不看作者的名字的,他隻是看看作品而已,所以不要對這種評審機製,作弊產生什麽懷疑,現在中國書協的展覽,作弊幾乎是不可能的,現場有很多監督的人員,所以我們既然來參與,就要相信這種機製,但是對於展覽的殘酷性,競爭的激烈性,我也反複說了,所以我說我們隊這種展覽要抱一種平常的心態,希望大家在十屆國展取得更好的成績,謝謝大家!



洪厚甜談國展

  在備稿方麵,每個省都願意通過努力,讓自己省的作者,能夠在這次國展中入展。每個作者也都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十屆國展中良好的是表現,首先是入選,然後爭取能夠獲獎,我經常在班上和大家交流的一個想法是,所有的展覽,它都是水漲船高,那麽你不僅把握自己,同時還要了解對手,也就是說你要了解這個展覽是誰和競爭,他有多大的實力,你心裏應該有個數,你自己在一個什麽樣的狀態下學習,備稿的,你的優勢在哪裏,都要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比如九屆國展,手稿是56000件左右,展出的作品隻有1000件,它這個概率是多少,據說今年分兩個展區,每個展區都可以投,所以投稿量肯定要增加,如果按照現在這個速度,總數量達到100000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但是入選量是多少,1400件,也就是說,在上一屆的基礎上減少兩百件,投展量在增加,入展量在減少,競爭也是越來越大的。

  我在四川也說過,四川以前在三屆,四屆和五屆展的時候,當時全國展入展隻有500件作品,四川的入選量在25件左右,最近幾年是怎麽樣的呢?四川在一個入展1000件作品的展覽中,入選的件數在12件到16件左右,從來沒有達到20件,這些作者還是很努力,我就和他們說,你們要認認真真地反省一下,就是我們在十屆國展中,和我們競爭的人是誰,他的實力有多大。第一,已經參加過國展,或者在上一屆獲獎的這一圈人,座位就隻有這麽多,你前麵上去一個,後麵就要擠出去一個,這一圈人肯定是你對手,你一定要超過他們,你才有可能入展獲獎,第二,這一千件是怎麽產生的,八屆國展和九屆國展我都是評委,這一千件是怎麽產生的呢?它是在56000件,最後產生的4000件裏麵,投票產生的,也就是說,這一千件旁邊還有三千件和他們的水平是相當的,也就是說這四千件作品的水平都在同一個水平線上。而且在座的各位,都是在一種比較業餘的狀況之下備稿的。也就是說,你是在一個不是很專業的狀態下備稿的,那麽你的競爭對手呢?

  現在全國的書法的專科生,本科生,博士生,每年畢業一千人,在全國來說,應該不算是多的,這一千人當中就有五百人是在裏麵耍的,我們可以不理他,每年出來的,剩下五百人是經過專業的,刻苦訓練的,一年算是五百人,四年下來,就有兩千人了。也就是說現在是六千人,給你去競爭八百個座位,那麽我們要避免被淘汰,你一定要做到專業。你隨便寫什麽就是什麽的,拿去投稿肯定會落選的。

  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如何在業餘的狀態下學習,要以一種專業的意識,一種專業的基礎去學習,這樣才能提升你的核心競爭力。在這個競爭的過程中,非常殘酷,在評選的過程中,也是非常艱難的,評委在看作品的和時候都是來不及看你名字的,有人就懷疑說是誰誰誰把我搞掉的,其實這是很不現實的,現在評審是分組的,而且評楷書就是憑楷書的,評行草就是評行草的,評委在評選的過程中也不能交頭接耳,評委也是不能翻作品的背後,去看作者的名單的,我們麵對的就是一件作品,所以,你要清楚,你沒有上,肯定是別人進步比你快,大家都在往前走,所以你想做好的話,如果不認真坐下來,認認真真地準備,你就是靠運氣,把你的作品拿去,你肯定會被淘汰,我們在備展的過程中,我認為,有實力的,備戰這一屆,沒有實力的,你也可以備戰下一屆。

  我們今天坐在這裏,不僅要準備現在,還要準備五年以後,我們要做什麽呢?上次在重慶,一次關於楷書的研討會上,我當時談到了三個問題,在我們的學習中,在我們今後的準備當中,我覺得都是有必要再提的,哪三個問題呢?

  第一,麵對經典的態度,第二,解讀經典的途徑,第三,創作經典的途徑。

  我們在創作的時候,你不要想太多,你就靠近經典,你不要遊離於經典之外。我們在麵對經典的時候,一定要有崇敬之心,而不是藐視傳統,或者以為學習傳統就會被籠罩,走出來才有存在的可能。不是的,中國的書法側傳承,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核心技法體係的傳承,它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狀態之下,運用這一套技術來反映自己內心審美的一種存在,就是這個技術體係。這個技術體係在哪裏,就是存在於經典之中,所有經典記錄了中國書法的全部技術內容,我們麵對經典的時候,我們和古人相比,我們有什麽優勢呢?我們對王羲之崇拜得五體投地的時候,我們想,我我們和晉代的書法家相比,我們有什麽優勢呢?麵對傳統這個問題上,我們在曆史上所處的位置越往後,優勢就越大,這個怎麽理解呢?王羲之的存在是晉代,在晉代以後的全部曆史,他是不知道的,唐代的書法家,唐代以後的這段曆史,和他沒有關係的,宋代的書法家,宋代以後的曆史,和他們沒有一點關係的,也就是說,現在我們擁有的經典資源是最多的,最豐富的。甲骨文出土之前,你和那些書法家說甲骨文,他們是不知道的,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的書法家,擁有的書法資源是曆史上最多的。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怎麽把這些資源,轉換成為我們的能力,通過對這些資源的解讀,來培養我們自己的能力。

  第二個就是解讀經典的方法,就是這個經典,我們能不能區進入它?昨天有兩個朋友把他們的作品拿給我看,我個人認為,他們還沒有在經典當中找到一條通道,第二就是麵對古人的作品的和時候還是很猶豫的。第一,在進入古人經典的時候,還是有雜念,方法還不正確,你比如說,我們寫漢碑,如果沒有在篆書上,有筆法的積累,你進入漢碑之後,你就可能流於一種描畫,你沒有進入這個體係,你寫出來的東西,肯定是畫出來的,描出來的,而不是寫出來的,書寫是什麽狀態呢?就是毛筆在紙上的運動過程產生的,我們用大篆的技巧來寫,它出來就是大篆,用小篆的技巧寫出來的就是小篆,反過來說,在漢碑中運用這個技術來寫,那它就是漢碑。如果你在寫的過程中,連這個技術條件都不具備的話,你就寫不出來漢碑。所以,要進入這個體係,要經過一個相當漫長的技術積累。

  我經常和朋友說,自學等於自殺,中國的學術,人類的文明有今天,是因為人類的智慧是可以疊加的,我們現在能夠坐飛機,都是因為人的智慧是疊加在一塊的。人類是靠智慧生存的,動物是靠自然進化的,本能生存。書法傳承了幾千年,都是因為人類文化的選擇,人類進入書法,他就是從書法史中,有價值的智慧成果,你對這一塊曆史視而不見,你有再大的本事,你也是徒勞的,比如劉翔,和火車賽跑,還不如坐在火車上的一個傻子。所以說,進入這個技術體係,才是我們的前提,我們學習的前提,發展的前提,進步的前提,所以大家對曆史一定要去追問。

  我昨天和一些朋友說了,你在進入書法曆史的時候,一定要不斷地解決三個問題,第一,你向誰學,第二,你學什麽,第三,你怎麽學,如果這三個問題你都沒有追問過,那麽你的學習,就是徒勞的,就是業餘的,可以說,就是自娛自樂的。

  前幾天和四川大學幾個教授在交流的過程中,我說,現在我們的藝術教育是相當業餘的,我們以為這裏有幾個書法老師在這裏帶了幾個學生,我們就很專業了,讓師傅帶徒弟還不行,你用的是什麽教材,用的是什麽理念,對學生創造力的培養,他的條件是什麽,你是以一個什麽樣的程序展開的,他都是有學科化的意識的,我們拿出一個字帖寫了多少年,我問你,清晰的字帖,在你的哪個階段會產生作用,模糊的字帖在哪個階段也會產生作用呢?我們現在都知道買字帖一定要買清晰的,越清晰越好,但是清晰的字帖隻能培養你前期的初學階段,而模糊的字帖才能夠成就大事,對於越清晰的事物,你對著它,你的創造力就越差……比如美院的教育,他都是一個程序化的教育,然後再逐步深化出去。……所以我們麵對經典的時候,要有一個認真的態度,還要把自己變得更加專業。……核心競爭力,就是要求我們要做得更加專業,作品中的精神境界做得更高,讓我們的作品更能夠靠近經典,推陳出新。今天我講的就這些,謝謝大家
 
 
[ 藝術評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