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家二維碼,掃一掃查詢更便捷
2020年
當前位置: 首頁 » 藝術評論 » 書畫評論 » 正文

國展評委談國展實戰技巧(一)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8-11-16  瀏覽次數:173
核心提示:張旭光先生談國展  按:這是張旭光先生在普寧德安裏北蘭亭十屆國展攻堅班上的講話記錄。  當今書壇寫小行草書的人,一大批,
張旭光先生談國展

  按:這是張旭光先生在普寧德安裏北蘭亭十屆國展攻堅班上的講話記錄。

  當今書壇寫小行草書的人,一大批,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性情,基礎都有了,臨帖的感覺也有了,像學習書譜的,二王的,都寫得不錯,如何表達特色,和別人的風格區分開來,這是一個很和總要的問題,不然,評委看了都很反感。我希望大家根據經典法帖,做一些更深入的理解,今天看了大家的作品以後,我提出一點要求和建議,大概有三方麵。還有就是我想說一下,投稿的時候的一些問題,雖然我離開書協兩年多了,大的評選活動參加的也不多,但是大的方向沒有變。

  第一個問題是用字不要出錯,要提升我們的文化水平,盡管在這方麵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說在這藝術裏麵,寫錯了字,是很正常的,但是在中國書協主辦的活動中,是不能原諒的。因為我們做的就是這個文字的活,我們用的材料就是文字,我們在文字出錯,是不可原諒的。另外就是我們的傳統,丟的時間也太長了,我們這一批人有責任把它傳承下去,繼承下來,我們現在經濟水平,生活水平提高了,如果在文化上,總是出現錯字,白字,實在和我們當前的經濟社會已經不相稱,和一方麵需要我們在文學上的經驗,往往出錯都是因為我們對古代詩詞不理解,寫的時候不是太熟練,所以出錯,當然出錯誤在書法界很多,但是在畫界就更多了。美協舉辦了一次展覽,一幅畫入選了,這個作者不敢落款,寫字不是很好,就寫了乙醜名字,隻有四個字,“醜”字就寫成“醜陋”的醜,地支紀年的“醜”和醜陋的“醜”是兩個字,我在評選過後就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太沒有文化了,因為這個醜簡化是同一個字,但是在繁體上就不是這樣了,所以搞書法的人一定要注意這一點。

  還有就是裏外,理論,公裏等詞的“裏”字,很多名家也很容易出錯。比如古詩裏麵“墟裏上孤煙”,這個詩句很美,裏麵的“裏”就很很容易用錯,他這裏指的是理論的理論的裏,它是指趕集的地方,有人住的地方,不能用裏外的“裏”,所以這一個字大家要去搞清楚一下。

  其次就是文學常識錯誤,本來寫了李清照的詞,落款的時候寫“詩一首”,我們這個詩詞曲,還有古人的一些句子,對聯,都是一些常識的問題,我們在搞書法,一定要讀書的,比如你臨摹古人的帖,一定要把內容搞明白,純粹寫字可能沒有多大出息的,可能能夠賣字賺點錢,但是要成為一個大家,必須要讀書,我們的大家,要麽是學者,要麽是文學家,這些東西都是練習在一起,尤其是你的作品掛在離評委休息的地方比較近的時候,你就容易倒黴,本來這個作品獲獎了,但是被評為看到很明顯的錯誤,這個作品可能連入展都很難。

  第三個就是尺寸,一定要遵守的,不要超過尺寸,有一年一個展覽,具體名字我忘了,因為那個展廳,規定的是六尺,出現了大批的超出六尺了,結果在桌上量一下,超出的全部都不要,很多寫得很好的也入不了,所以尺寸一定要認真,在尺寸裏麵,發揮你的才能,不一定要超出你才能表現你的才能。

  還有就是在形式上,不要搞的太豔,書法講究的是“雅”,有的紙張太鮮豔,有的是藍色的紙張寫金色的字,這個就處理不好了,最後評委一看,覺得很不舒服。盡量追求雅一點,有些見功夫的,還是白宣紙比較好。

  還有一個問題,孤僻的字少用,以前我去參加評選的時候,有一個習慣,就是帶工具書,一旦評委出現了爭議,就查工具書,如果你寫的字連工具書裏麵都查不到的話,你就麻煩了,有些字以前有過,但是沒有被大家認可,這些字你就不要寫,包括於右任的草書裏麵,也有一些字,大家都不認識,在草書大字典裏麵也找不到的,有人就提出來這個問題。所以說,特別孤僻的字,盡量避開。

  還有如果征稿啟事不要求你裝裱,托裱,你就不要去弄,你粘一下就好,否則你就犯規了,這些小細節大家也要注意一下。大概就這些需要注意,這些當然都不是最主要的,注意一下就行。

  最主要的還是要回到核心上,就是創作上的問題。在筆法,章法,結構上進行再次調整,形成自己一套標準和係統。下麵大家還有什麽要提問的。

  羅海明:張老師,您好,小楷問題,我對別人,很多人寫小楷,都在追求自己的一種風格,小楷中哪一種風格是比較好的,有沒有什麽標準可言?

  張老師:小楷總體來說,還是以魏晉為主,到了明代的小楷,雖然不錯,但是比起魏晉還是有差距,所以說到唐代的小楷,法的東西太多,魏晉的小楷還是最好的,境界最高的,這裏麵有一個古法和今法的問題,古法是什麽意思呢?就是比較樸實的,隸書的味道比較濃厚,以古茂為主的,這種東西還是比較高雅的,寫的速度也不會太快,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伴隨著很多靈動的東西,所以說寫小楷,魏晉是一定要寫的,到了王羲之和王獻之的時候,小楷線條的爽快方麵就增加了,但是依然把魏晉這個自由,變化都是比較豐富,我建議我們不寫小楷的人,也要寫寫小楷,對於提升我們的眼界,也是大有幫助的,提升我們欣賞作品的那種能力是非常有好處,所以我們不論寫行書,草書還是隸書,篆書,建議也寫寫小楷,對自己的提升很有幫助的。

  學員:張老師,您好,我有一個問題要請教您,至於《聖教序》的問題,我當時看了你的一本書裏麵,就說到它的結構規律的問題,特別是避讓之間的問題,今天想請你談一下,把握王羲之《聖教序》有沒有什麽規律性呢?

  張老師:行書結字的規律上,除了左右結構,上下結構的配合問題上,確實有一個閉合性的因素在裏麵,我以前在解釋的時候,總是覺得不太好解釋,主要是在那個起筆,還有收筆之間的照應關係,影響到這個氣的變化,出鋒的角度和起筆匯合在一起,這個道理我在今年書畫頻道錄製講座的時候,我又做了進一步的舉例和闡釋,特別是在《聖教序》裏麵寫得比較凝重的那一部分,說的比較多,在閉合性上們就表現得更加充分。有的字出鋒的時候沒有收筆,所以,這一點我建議大家再從王羲之的字上再研究一下,我在這還不如舉一些例子,還是結構的問題,比如說文化的“文”,最後兩筆都是往上翹的。閉合性作為一種規律來學習,一定會有很大進步的。

  學員:對於右任標準草書的看法,另外就是對於臨習標準草書,對於學習孫過庭,懷素等書法好處?

  張老師:學習於右任的標準草書是可以學習,1992年再西安召開一個研討會,在裏麵我有一篇論文,叫《於右任標準的非標準分析》,論述了於右任標準草書《千字文》,他裏麵有很多不標準的東西,比如左邊寫成草書,右邊寫成行書了,整個字也有行書的東西在裏麵,不一定全是行草書。最後的結論就是,於右任作為一個情感很豐富,創作力很強的一個大家,他在講究標準草書的時候,是不能搞錯的,但是在進入創作的時候,是非常感性的,那就不一定是完全按照標準的,所以我們在學習於右任草書的時候,是有好處,是能夠提高效率,但是在拋開創作是時候是不會影響你的創作,就是說你現在在寫草書的時候,有的不一定是按照於右任草書的那種標準去寫,學會草法,不會寫錯,在這個基礎上,在從章法,用墨上去調整一下,這樣形態上,個性上表達自己的感情,那是沒有問題的。



毛國典老師談國展

  在全國展當中,無論是大展還是小展,唯一的標準就是要傳統。評委在評的時候,作品比較多,但是都要有傳統的基礎,凡是傳統的東西,都比較容易入展,凡是沒有主線的,或者是學當代人東西的,一般都上不了。沒有主線的作品是什麽樣的呢?就是沒有把一家學像,哪一家都不像,看著這件作品,知道它是行書,是草書,是隸書,但是看不出他是學哪一帖的,這叫做大雜燴,這些作者學習了很多帖,但是讓專家看,讓評委看,就是大雜燴,不入流的,沒有主線的,這種作品很難上全國展。因為你沒有主線,所以整幅作品表現出來,給人的感覺就是比較低俗,沒有出處,你就寫得很低俗,你寫的東西有出處,就算寫得一般,水平不是太高,這個作品就不會俗,要比那些沒有主線的容易入展得多。

  我在這裏給大家強調一下,就是要學一家,學一個帖,比如學習王羲之《懷仁聖教序》,你可以在聖教序上麵下苦功夫,寫到很像的地步,比如你學習小楷,你學王寵的,或者是寫《靈飛經》,或者趙孟頫(這一段內容有缺失--小編注)。

  無論你怎麽學習書法都好,你一定要把臨帖放在第一位。這個臨帖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不是因為你上了全國展,或者獲獎之後你就不臨帖了,那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不管你入展了還是獲獎了,你也是要臨帖。你想保證你每次都能入展,每次都能夠獲獎,你就要堅持臨帖,沒有別的辦法。我有這個體會,有人寫隸書的時候,一個帖學了一段時間,還沒有寫透,就學習另外的帖子,之後學了一段時間後,又學習另外的帖子,幾個帖子在那裏交換臨摹,來來回回地搖擺,這樣搖擺的結果是一樣也學不精,一樣也學不像,浪費時間,皮毛也學習不到。很多上不了國展,就說是評委的不公平,評委在評選的時候是看作品,不是看名字的,所以你們參加展覽的時候,不要以為有人就能夠入展,不是這樣的。水平高,都是能夠入展的,水平低,想入都入不了,每次全國展,就是那麽一些人的名字上下翻,這一次是你上,下一次就是我上,其他的很多,都入不了,這裏麵涉及的都是水平問題,隻要你水平高,不一定每次都能入選,因為每次的評委都不一樣,但是他們的基本審美是一樣的,標準都是一樣的。我在很多地方都一直強調,不能夠學當代人的,一定要學習傳統。

  一個書法家,不僅要會寫字,還要懂得工具,紙墨等,還要懂得這個作品的形式,還要懂得這個展覽書法的一個導向,關注當代,作品一定要與時代同發展,觀念要新,作品的格調要新,不要和一般的作者一個水準,讓人家一看就道,二十歲寫的字,像別人50歲的人寫的字,或者寫得很像當代哪一個書法家寫的字,這都是不行的,觀念陳舊,格調偏低,應該是50歲寫的字,像二十歲的人寫的字,這就對了。這個導向和標準,下麵我給大家講這個色彩,全國展當中,不管是哪一個展,色彩和形式,在當前來講,是比較重要的,年輕作者沒有上過國展的,或者隻上過一次的作者,你一定不要過於樸實,你要在形式上非常實在地下功夫,不要因為自己要上班,比較忙,就忽略了這一點。

  因為每次全國展覽的競爭是很大的,一次參加展覽的作品就有四五萬件,你沒有時間,別人有時間,對於形式,你不做,別人去做了,一張白紙,你就嘩啦啦地寫,就交稿了,評委一看,就會想,你這個作者一定是應付的,這種情況要入展,很難,或者寫得很不錯的,也很容易被刷下去,或者無法從複評進入終評。為什麽現在全國展寫小楷的些小行書的很多,你們可以去看一個展覽或者一次大賽,或者一個作品集的,橫向或者縱向地去對比,你會發現,寫小楷,或者寫小行書的非常多,或者寫篆書,金文等的,字數多,而且作品很大的,形式做得好,都很容易上,凡是寫的字比較小,尺寸比較小,形式比較簡單的,都很難上,因為這次作品技術含量比較低,評委一看,就會想,這個作者不懂腦筋,不懂思考問題,所以這個作品,大家一定要記住,一定要做形式。

  凡是內容比較多的,字比較小的,你一定要下功夫,把這個形式給做好。這個作品讓評委一看,就算寫得很一般,但是下功夫了,可能要投他一票,再說寫這麽多字也是很辛苦的,或者說這種作品打動了評委,它很精致,這個作品要是能夠多爭取一票,也許你就獲獎了,或者說多一票,就入展了。

  以前,我還是一般作者的時候,也跟你們一樣,不管是投書法,投篆刻,投全國美展,都會把作品做得很精致,就像設計作品一樣,一定要把這作品設計得很精致,從色彩到形式,到點線麵的運用,都要考慮得非常周到,全國展,做形式都要做一個禮拜,做一個好的色彩,先把形式做好之後,再考慮內容,大家看看全國展的作品,看看這幾年來全國展獲獎的作品,有多少作品是白紙黑字的?這不是我說的,我是根據曆史來說話的,做形式也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創作的觀念在改變。過去寫字的人很少,第一屆和第二屆國展,他們是特邀,不是征稿的,就是一個省隻有幾個指標,然後再由書協評。到第三屆就開始對外征稿了,收到的作品是是四千多件,而十屆全國展,大家可以去看看,或者看看自個,就是要看看你這個作品能不能看,不能看的作品,一律被當成是垃圾。

  十屆國展之前,那些獲獎的或者入展的,都出名了,而且有很多也成為大家了,凡是很業餘的,但是很有名氣的,都差不多被忘記了,這是觀念不一樣,時代不一樣,過去的觀念比較保守,因為保守,所以紙張就是一張白紙,或者就是灑金宣或者散銀宣,這樣一寫,有一般的水平,就入全國展了。這麽多年的變化比較大,作者參與的是比較多,參與得多,就形成了競爭,隻有最好的作品才能入展,所以現在入全國展比過去要難十倍,過去是四千件,現在是六萬件,所以說,這個觀念變了,大家也要跟著變。現在的觀念也不一樣,就是好好做展,凡是五十歲以上的和六十歲以上的人,六十歲以上的人的觀念,基本上就是白紙黑字,他們說的傳統和我們所說的也不一樣,標準,對書法的理解都不一樣,他們那個標準,就是一位寫唐楷,寫顏體,柳體和歐體的現象,就叫做傳統,他對傳統,就是一個誤解,這是不對的,現在三十歲的,和四十歲的對傳統的理解,和過去五十歲,六十歲的人對傳統的理解,都是不一樣的。

  書法,你要把握兩點和兩頭,就是書法本體要學傳統的,學習最古老的,兩頭就是一頭把握對傳統的,一頭把握對現在的,就可以了,有這個意識是就行了,這個心意識就是觀念要新,在搞創作的時候,你要搞好形式,作品讓人家一看,就震懾了,一眼就盯上了,作品要達到這種效果,這個形式感一定要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凡是大作品,作形式,這個作品就算寫得一般,但是,還是比較專業的,這是我的一些經驗。有些書法家,雖然水平很不錯,但是他們沒有當過評委,所得到的這種信息量就比較小。

  不管是學習哪一種書體,應該還要再細化,這種細化應該是從點畫,偏旁和結構這些去看。這種細化是不論哪一種書體的學習,都是通用的。點畫,比如一個撇,一個捺,都要給背起來,行書怎麽寫,給背起來,隸書怎麽寫,也給背起來,背得滾瓜爛熟,你才能夠把它表現得更好。

  另外,大家要把符號給重視起來,不管寫哪一種書體,點畫,偏旁,把它背起來。盡量在作品裏麵不要出現業餘的筆畫,把古代那些經典碑帖的筆畫給重視一下,記起來,比如你寫隸書,你一定要有以某一個碑為主線的,不能寫成大雜燴。要做好的三步曲:臨點劃;単偏旁;合體字等,做到【裏緊外鬆】。

  還要就是你要寫什麽內容,首先你要把內容找好,千萬不要寫人家別人都熟悉的內容,要寫大家都比較陌生的,凡是比較熟悉的內容,大家一看,都會背誦了,這種情況很容易撞車。另外,寫篆書的,寫隸書的,都要勤於查字典,要被工具書,那樣不行,或者是對偏旁寫,對要寫的內容要熟悉,接著就要實驗性的創作,先寫好草稿,掛起來看看,慢慢發現哪一個筆畫,那個字怎麽寫都心裏有數。這一步大家一定要做,不要偷懶。

  這張作品作完之後,再看看,這張作品還要什麽地方要改正,沒有的話就好了,如果有的話,就要拿另外一張小紙,貼上去就行了。我跟你講,你要是這樣做了,分解細化到偏旁結構,都下了很深功夫,都能夠獲獎。再強調一下,字帖複印件粘連上牆。隨意取一段文字邊寫邊想邊對照,一求形似,二求靈動,三試創作,四衝國展【水平+形式+色彩,注意作品體現出來的方方麵麵,如:印章、印泥、題款】

  我過去投稿都是這樣做的。

  先作形式,再做內容,再每一個字進行把握,還要好好臨帖。所以大家一定要下苦功夫。

  接下來要講的是色彩,我先說形式,為什麽呢?因為這個形式不說,這個色彩就白說了。色彩在創作刻字展裏麵,用的最多,明年還有一個刻字展,刻字展不懂色彩,絕對做不好。國畫和書法一樣,是玩線條和水墨的,色彩是一個基礎課,凡是搞工藝設計,都要學習的。下麵是板書:

  冷色:綠、藍

  暖色:紅、黃

  中間色:白、黑、灰

  搭配原則:有主次;有基調;忌平均;有區別:不宜太近,如深加深、淺加淺;避免:綠+咖啡、紅+綠、黃+紫

  色彩與心理:暖色前進,冷色後退,黑色恐怖。

  做舊:茶葉水、顏料、醬油,吸附法

  下麵談到的是創作形式:

  創作形式

  1、中 、小楷適宜冊頁、長卷、扇麵或它們的拚合,注意色、形不要太花,不超過三種為宜。

  運用好同類色,忌藍、綠等冷、深色紙。設計樣稿,小樣上牆。

  2、多條屏 顏色搭配:對稱變色、講主次、有呼應;各塊線格要對齊。

  3、冊頁 適宜寫小字,白紙不如色紙,色紙不如絹,一般23頁,但中間可裁,用綾裱不如用卡紙做框,更有立體感。



陳海良老師談國展

  非常高興能夠來到深圳,在我的印象當中,深圳的書法水平和廣東的其他地方是不一樣的。

  我今天來是講行草書和參展的狀況,我的課是這樣的,我希望我講一部分,大家來提問,讓我知道大家想要知道什麽。不能完全聽我一個人講,還有我要強調一點,我講的不一定都是正確的,我講的任何一個觀點,你們都要用質疑的眼光來對待,對你們有利的,就支持一下,假如沒有利的,你就聽之任之。我隻是借助你們現場的書法狀況,做出自己的一個判斷,你的判斷在哪裏,我不知道。接下來我們就來講行草書的創作。

  我看大家的作品之後吧,覺得有一個情況,你們在寫作品的時候,關顧著怎麽寫,把它寫完。或者套著一種模式去寫。當你把這個模式拿出來以後,你就把你的策略,計謀,這個策略這個計謀是不是有過,就像打仗一樣,雙方交火的時候,大家都在猜測,對方會出什麽招數,你們所出的招數是否很高明,隻有強大的一方才能想得到。

  真正有實力的人,他是拿出一張白色的整張宣紙,什麽形式都沒有的,草書寫到底,很好,一等獎獲得者。你們現在拿出來的作品,那種模式社會上都有,那就成為一種常規戰爭了,這是很苦難的,你要在裏麵較量,盡管你贏了,你生命還有最後一口氣,你也會元氣大傷,你要吧你的計謀給藏起來,像打仗一樣,兵以詐勝。

  在創作中有一個特點,形式做得非常好,但是在這中間,你沒有營造一個矛盾的交際點,沒有營造一個重心點,這麽多文字,通過你筆法的組合,章法的組合還有材料的組合,你這個東西表現什麽,要表現出來,就像一幅隸書,你寫出來是為了表現技法,表示墨色的枯澀濃淡,表現把字寫得很有趣味,你是要給大家呈現一個什麽東西,每一個作品都要有閃光點,你的作品有多少閃光點,你這些閃光點是為誰服務的,你自己要很清楚,它們不是各自為政的。這就是行草的創作,行草書表現的是一種相互合作的精神。

  你的作品要有重點,比如說重點提防,重點發揮,哪怕是線性的發揮,哪怕是一個塊麵,哪怕是一個環節的構造,你構造什麽?你從頭寫到尾,那是不能信任的。

  作為一個評委,他看作品的和時候,首先看的就是造景,他是來不及看你的筆法的。等你的作品有重點感染他,他才會認真的來看你的筆法。

  有的書法作品,是用好多個方塊拚接的,寫得滿滿的,這是書法的勞動模範,我們不能做勞動模範,要出奇製勝。怎麽樣以少勝過,你在作品裏麵,你要營造一個閃光點,讓大家覺得有看頭的地方。比如一個地方,可能什麽地方都沒有看頭,就人民廣場有看頭,因為人民廣場是政府重點盯防,重點營造的地方。

  你的書法作品重點在哪裏,你可以其他地方都不要,隻要這裏,所有的地方全部犧牲,就一個地方出彩。我們中國書法是講究二元對立的,在這裏麵,就是各種元素的對比,這種對應關係要怎麽進行調整?有的人很喜歡發揮,每一張都發揮就等於沒有發揮,你還不如在最後,就幾行很發揮。

  你的書法作品要要烘托出一個地方,什麽地方該含蓄的就要含蓄,什麽地方要張揚的,就要張揚。

  一幅書法作品,從頭到尾,它有一個起承轉換的過程的,不是說,我把這個字寫出來就可以,你一開寫出來,要有一個過程,如果一開始就爆發了,這爆發是從哪裏來的呢?所以要有一個轉換的過程,把這個過程表現出來。(以王安石《京口》)為例,前麵兩句很一般,後麵兩句就很出彩,表達了感情,意境全出。

  你的大作品拿出來,要讓以後看作品的人,能夠有所感受,就行了,你要打動人,就必須有奇招。你要想到,怎麽樣第一眼把評委給吸引,他才會進入對你的作品筆法,結構等的。

  行草要注意整體效果,也就是說要有造境,山東呂金光的作品,他隻有一招,就足以勝過其他所有的人了,很厲害的,所有的作品放在那裏,人家就會注意到呂金光的。他的形式感很強,一招一招出來,裏麵加上跌宕起伏的節奏感,有一次在評選的時候,人家實在不願意讓他得一等獎,但是沒有辦法,其他作品的展廳效果很不好,都很平庸,結果還是讓他獲獎了。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案例。一幅作品,你要給人第一眼就非常搶眼的,我們行草書創作,不是從書齋寫的,現在的作品是為了展覽,要有展廳的效果,所以就加入了很多現代的元素,和傳統元素要有很好的結合。

  我已看過去,幾乎都是學習二王的,人家都在搞常規,你要怎麽弄?評委都看膩了,你的作品有可能會成為被刷的對象。書法要強調多元交合,達到“和”的境界。很多人都說我是寫二王的,其實我不是,二王寫出來都是拿來賣的,是養活我家庭的時候發的,誰要我的大草書啊,大草書隻能拿去獲獎,小草書才是賣錢的。如果全部學習二王,那就成為陳忠康了,陳忠康就靠二王吃飯。其他人搞二王的想要獲獎就很難了,所有靠二王獲獎的人現在都走不出來。這個一個文化現象,而不是一個在技術的本身,當前的行草創作,作品一拿出來,都差不多。

  不要因為人家外麵學什麽,你就寫什麽,人家拿什麽招數,你就用什麽招數,要想想還有什麽招數可以出。

  你要知道,什麽樣的形式是美的,一拿出來,你的線條的外形,線條的抒情感,什麽樣的抒情感是美的。這一點很重點,符合書法審美要求的範圍之內,不斷地發揮。所以中國書協一向強調,要堅持傳統,就是這個原因,一旦脫離了這個框架,第一個被刷的就是你,你可以存在,是屬於邊沿化的,但是比賽是一種考核,是要有標準的。書法的標準就是技術的標準,考核,是哪個指標等。第一是要有展廳效果,還有就是所有的字都要查過的,不能有錯字,寫法也要有來頭的,杜撰出來的是沒有用的,就算確實沒有這個字,也要進行很好的磨合。有這些才有過關的希望,接下來評委才會來看你作品的閃光點,你的閃光點點是要重點打造,重點組合的,精心策劃的。

  我投稿大草書的時候,組合好以後,隨著自己的性情,寫20張,然後貼起來,天天看,看一個禮拜,之後肯定會發現不足,你就把這個作品當成被人審視,被人批評的角度來看這個作品,好在哪裏。審訊之後,看看哪裏有問題,看看落款,線條,組合,塊麵上有什麽問題等。然後再作調整,把重新調整的東西再加入進去,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再寫20多張,麵貌就完全不一樣,再看一個禮拜,然後再發現問題,作品是這樣打造出來的。

  書法的高手是不多的,大多都是普通的作者,並不是很突出的。就像寫二王的,全國最少有一兩千人以上,你在裏麵還有優勢嗎?

  你要創造出一種模式,然後順著這種模式去寫,現在很多人的模式都不是自己創造的,而是被複製粘帖了很多遍,你還在用,那你就沒有優勢了。製造審美形式的人就是大師,把審美形式改變了,那就是大師。你沒有大師的內容,沒有大師的技法,你要有大師的氣派啊。行草書的創作,首先,就是要和你不一樣,你看到以前有的作品寫得非常好,你就去模仿,那就不行了,你要想辦法去超越他。誰都在變,你和他是沒有辦法比的,你看看哪些行草書的獲獎作者,他的形式語言非常明顯。

  你在堅持固有的筆法,方法之上,要怎麽樣寫得和別人不一樣。那個不一樣,還要在固定的傳統審美的範圍內,這個審美是有傳承性的,就是說你這個線條,要在什麽樣的範圍內表現出來的,抒情性能是沒有離開軌道的,你在組合之中,運用得怎麽樣,到位嗎,合理嗎?你是不是在自然的範圍之內?每個字都有來頭,隻不過在大家書寫的過程變異了而已。

  你的作品水平比評委高一點點,也不能高很多,否則評委看不懂的。還有一個問題,評委的組織也是比較複雜,不能夠隻去考慮評委的喜好。你要考慮什麽樣的作品。整個的評審上,機製上,需要什麽有的作品,這樣的作品才符合展覽,寫得太有個性,你可能也會被刷掉,寫得太誇張,不再審美的道路上麵,就會被刷掉的。用筆不到位,水平大大高於評委,也要被刷掉。



陳海良就十屆國展問題答書友問

  提問:陳老師,因為我小時候寫《十七帖》的時間也比較長,也看過你出版的書,我感覺臨了很長的時候之後,臨帖和創作之間的轉換比較困難,要通過怎樣的努力,才能夠讓臨帖運用到創作中去呢?希望你能給我一些建議。

  陳老師:這就是臨帖與創作的問題,就是說你對於這個字帖,到底深入到什麽樣一個程度,好多人臨帖也是臨得非常好的,他把臨帖和自己的創作結合起來,頭腦就一片空白,什麽都沒有,是這樣的吧?說明你根本沒有吃透,你臨摹的時候是稀裏糊塗地臨,就是說你在臨帖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想在裏麵找到什麽,就比如說你來這裏是幹什麽呢?就是寫到什麽程度,你在給你愛人寫信,寫菜單,寫其他的什麽,都是十七帖裏麵的字,你就可以創作了,你能夠做到嗎?要能夠運用到實際上,那才是創作的,你這樣做,就知道你自己缺什麽,然後你就補什麽,比如說你在這裏發現自己的字法不行,筆法不行,問題就出來,剛才那個搞考古的老先生說,你要作假,就要做得跟真的一樣,為什麽要作假呢?作假就是考驗你一個綜合因素,能夠騙上別人,你就厲害了,說這是自己做的版本,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比如說王詢的《伯遠帖》用的是什麽材料,你沒有找到一個跟他的紙相近的紙,你就很難了,比如說寫什麽書法作品,要用什麽樣的紙,這個紙張還要加工,加工到什麽程度才能和《伯遠帖》的紙張相近,這個問題就來,這就是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對材料的不了解,對水墨的不了解,比如說,人家也下去遊泳了,他不知道這水裏麵有鱷魚還是有毒蛇,這下好了,就沒有了。紙張找不對,也很難寫好的。

  學員:工具的運用和選擇有什麽要求呢?

  什麽樣的字要用什麽樣的紙張,這是很有規律性的,你要研究一下,宣紙有什麽性能,元書紙有什麽性能,半生半熟的宣紙又什麽性能等,什麽樣顏色的紙張有什麽性能,都要進行研究,不然人家一看就說,你這個不對啊,顏色就不對,一看就知道是做舊,你要做到讓人家看不出你是做舊的,要做到人家看了半天都看不出來裏麵到底是什麽回事,運用的手法讓人家都不知道,你才是高手。

  好,這是紙張問題,這就行草創作中很重要的一條,然後就是毛筆,想想王詢《伯遠帖》是用什麽毛筆寫的,是長鋒,或者是短鋒,是狼毫還是羊毫,還是兼毫,還是我們所說的鼠須筆,可能什麽都不是,你自己去嚐試,你要根據這個武器——毛筆,有什麽性能,運用起來是怎麽弄的,你全部都了解,你才能運用。

  還有一個問題,篆刻,印章蓋在那個位置,能夠做到讓別人看不出的地步,搞不清楚,這才是高手。就是說你的印章應該蓋在哪個位置,不是亂蓋的,現在的作品放在展廳裏麵,都要蓋上很多圖章,蓋的時候要選擇在什麽位置,什麽地方蓋才是合理的。

  緊接著就是筆法的問題,你的筆法是不是屬於魏晉的調子裏麵的,出來一點點都不行,這就是對你最嚴峻的考驗,章法組合是不是在這個調裏麵,氛圍表現是不是在這個調裏麵,表現魏晉的這個味道,氣韻等,你要表現出來。筆法對了,氣韻不對,就像我們看張旭的《古詩四首》,筆法對了,但是氣息好像有點不對,好像是北宋人偽造的,不一定是張旭的字,你一定要騙過他,讓別人感到很合拍,最後說,這是真跡無疑,就是張大千一樣,張大千搞的石濤四條屏,蒙的不是一般人,蒙的是誰?是羅振玉,羅振玉是誰?是溥儀的老師,皇宮裏麵的字畫倒賣,溥儀都信任他的,羅振玉自己也喜歡搞鑒定收藏,自己也是鑒定高手的,羅振玉的章一蓋上去,假的也變成真的了,張大千能夠把羅振玉給蒙了,張大千還有更厲害的,把黃賓虹給蒙了,黃賓虹一輩子都是搞鑒定收藏的。

  這就是一個綜合因素,還要考量一下你有多高的文化水平。書法不僅僅是藝術,不僅僅是技術的原因就是在這裏,它表現的是文化。第二個要談的就是技法因素。臨帖就是自己缺什麽,就去帖子裏麵尋找什麽。

  學員:行書和草書的鑒定?行書多一些就是行書,草書多一些草書就是草書,但是我在寫行書的時候,有些草書寫得比較順手,不自覺就融入了一些草書的寫法,具體的界限怎麽去評定。

  陳:在評審的時候,可能行書多一些就是行書,草書多一些草書就是草書,這種做法不是很正規的,真正的行書和草書不是以這個來界定的,這個和我們的展覽無關。真正的草書和行書,是根據你的情緒來決定的,比如徐渭的草書,但是裏麵大部分的字都是行書。另外,藝術也是要以情為上,沒有情就沒有藝術。陸機的《文賦》裏麵,把藝術的五個要求,一個就是應,就是一個子和另外一個字有什麽呼應,應對。第二個就是“和”,現在我們經常說的和諧社會,就是一般的,基本符合的社會組合的基本原則,第三就是“悲”,這是“悲”是把情懷也加進去,悲是屬於雄壯類型的,是最偉大的。喜劇是讓人家笑的,悲劇正好相反,悲就是以情感人。第四個就是“雅”,要求境界就是“雅”,雅是符合正式的規範,符合理的規範,古代有“發乎行,而止乎理”的說法,一種藝術本來就是民間藝術,後來經過文人進行整理,最後雅化了。為什麽王羲之寫得這個樣子的呢?為什麽能夠寫得這麽唯美的呢?它就是達到了這種最高境界,第五個就是“麗”,就是繁華的意思。魏晉就是唯美,麗就是它的標準和追求。

  學員:陳老師,因為網絡比較普遍,所以大家看來看去,書法總是有一種同化的現象,很多人喜歡寫二王的,但是如何在學習中寫出自己的特點呢?你有什麽好的經驗呢?

  陳:我學書法也學了30多年,我大學的時候也有拜過老師的,我的老師是尉天池先生,確實也走過能夠做假的地步。也就是我也是在學老師的,你們也有的是在學我的,或者學習李雙陽的,都可以,等到你達到一種境界的時候,藝術家要有哲學家的腦袋。你要想到,你喜歡什麽,根據你的興趣愛好來確定,你可能不是喜歡你老師的作品,你可能喜歡的是另外一些東西,你就要自己去找,盡管它不可能給你帶來豐厚的利潤或者很多名氣,不可能入展,這都沒有入展,也沒有關係。

  楊維楨本來就是一個小書家,就是我們幾個人喜歡楊維楨,後來大家都在學習楊維楨的,楊維楨在書法上是沒有什麽位置的,我以前的畢業論文就寫楊維楨,後來有一些人也來搞楊維楨,有很多都出版了很多楊維楨的作品集,把楊維和祝枝山,徐渭這些大家放在一起了,楊維楨不是大家,他和王羲之他們,根本就不能比,連趙孟疃疾荒鼙齲≈竿範寂挪簧希褪俏宜檔攪搜釵澹蠹葉祭囪把釵澹裁茨兀磕忝欠⑾終飧魷窒竺揮校刻拚錒サ摹妒櫧住罰錒ナ翹拚櫸ㄉ鮮敲揮惺裁次恢玫模牽錒サ摹妒櫧住紛魑黃槁郟倮飛鮮嗆苡形恢玫模魑櫸ㄒ帳醯謀舊硎敲揮卸嗌僖庖宓模鞘焙蜃鈑忻目樗閌茄照媲洌菔榫褪欽判窈突乘兀惺榫褪搶畋焙#罄叢倥牛榫團諾教撲募遙ㄋ塹摹Q照媲淇榫褪且恢執筇譜雜煽諾南窒筇逑鄭判窈突乘氐牟菔橐燦寫筇葡韻鄭幸恢摯褳母芯酰屠畎椎“天子呼來不上船”一樣,是很了不起的。現在多少人有多少這樣的氣勢啊,都是些不出來的,相反,平庸的文人就很多,還有一個名詞叫做“犬儒”,都是被收買的,獨立意識不強,就是忽悠,被政治利用了,寫不出好的詩歌,小說,一有比賽就是歌頌共產黨,就是歌頌井岡山,真正的藝術不僅僅是這些。

  學員:陳老師,你好,大家都知道你的草書是些的很厲害的,也小楷,小楷也寫得很好,請講一下你對小楷有什麽想法,在寫的時候要注意些什麽呢?取法方麵有沒有什麽要求。

  陳:小楷因為現在的情況還沒有顯示出來,過三十年,五十年,後人對我們現在的成果進行鑒定的話,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楷書都是最弱的,不要說我們寫楷書,都是學習古人的,行草書還好一些,和古人拉開一定的距離,落後的原因很多,一個就是科舉用不上,我們楷書發展的條件,被抽離了。古代的楷書都是要考試的,比如你考狀元,進士或者舉人,都是要用上的,就是看你的小楷,清代的科舉更嚴格,有一個筆畫寫得不好,有些臃腫,或者有一個字寫得不好,我是評卷老師的話,就把它扔了,一個筆畫寫不好,就足以毀掉你的仕途,說明古代人對楷書的要求十分嚴格,好多人到年齡很大的時候,才中進士,百分之九十都是因為小楷寫得不好,比如像我這種人,可能都過不了,因為就算你文章寫得再好,你的小楷沒有過關,一切都免談。我自己小小楷的時候也想過,要寫得跟那些科考人員相抗衡,和那些狀元的小楷放在一起,都不感覺遜色,不然你的楷書就很失敗了,當然,小楷你們要走出這個圈子,確實很難,二王的小楷已經非常唯美,比如《黃庭經》和《玉版十三行》等,明代的小楷也沒有超過他們,你也沒有多少時間去練。我小楷的時候,也是很注意的這個現象,在材料上我也是特別的講究,對材料的要求非常高,我也很緊張,我現在已經四十多歲了,馬上要進入衰年了,眼睛快成不行,一旦眼睛不行,寫小楷就很難。如果你在五十歲之前沒有把小楷寫好,你肯能就很難寫得多好的,也不是說把小楷寫得像王羲之和王獻之,不是那個意思,你寫的小楷拿出來,要和古人相比也毫不遜色才行。這一點就能夠證明的基本功,而且寫小楷你要對各門各派都比較了解才行,曆史這麽多大家,有什麽縫隙可以鑽的,還有多少縫隙你鑽得出來。

  我的思維是這樣的,我的小楷基本上以多寶塔為框架,但是我把它進行壓扁,左右取勢,但是起筆和收筆加入很多魏碑的動作在裏麵,撇捺加入很多隸書的成分在裏麵,能否成功,後人會去評說的。現在在結構上也比較符合我的心意,通過這麽筆畫的改變,這麽多筆法的改變,重新組合,帶來最後的改變在氣息上的改變,可能我的字在氣息上不是很通暢,但是結構也差不多達到我的基本要求,但是要表現什麽氣息,字與字,還有章法之間表現出什麽東西,是不是很合理,那是我這麽多年一直努力。所以我寫楷書,就是要寫到和古代科考人員抗衡的地步。中楷大楷,中楷像洪厚甜就有自己的風格,有很多人楷書寫得太怪了,我寫的中楷就是太過程式化了,可以看碑,去看宗廟的碑,洪厚甜的楷書可能就是宗廟碑來的,寫得比較野逸的。要經常研究古人的東西,想想為什麽歐陽詢的東西會寫得這樣的呢?一般寫得野逸的作品,都是民間名士的碑,都寫得比較野,文人的就寫得比較雅,把它雅化。

  學員:老師說這個國展除了要表現一種紮實的功力,還要有自己的風格特點,這個風格表現是很和總要嗎?這個度怎麽把握?

  陳:風格當然很重要!風格最終反映到作品上,我的風格一拿出來,就是和你不一樣的,除非你是跟我學,風格是決定勝負成敗的基本。行字,包括內在語言,還有你的作品要表現什麽樣的審美趣味,都是很重要,就是把你的精神表現出來。

  學員:現在的國展都講究視覺衝擊力,請問像正書,篆書,隸書和小楷如何表現出這種視覺衝擊力呢?

  陳:比如你這個字要放在什麽樣的形式裏麵,形式和內容要兼容,你要放在什麽樣的內容是好的,放在哪裏是不好的?有一個組長,就是我的一個領導,和我說過,他這個楷書都寫了四五十年了,一次展都沒有上過,我問他寫什麽,一看是些張黑女的,寫得很到位,一寫就是六尺整張,六尺對開,總是這樣的形式,我說你這樣的楷書放在這樣的形式裏麵是很不適合的,寫得老掉牙了,那怎麽辦呢?我建議他把楷書寫成小方塊,寫在印花紙上,寫得很精致,然後粘在冊頁上,結果在八屆國展楷書入展了,後來再寫這個形式就不一樣了,因為這個東西一直都在變。你的形式感就是要吸引評委的,東西還是那個東西,但是效果就不一樣了,要重新包裝,人還是這個人,但是經過包裝就不一樣了。還有你的材料也要包裝,把表麵現象先做好。

  今天就講到這裏,謝謝大家
 
 
[ 藝術評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